(诱你成瘾)鹿染慕时深全文阅读_《诱你成瘾》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诱你成瘾》,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鹿染慕时深,故事精彩剧情为:十八线女星鹿染,人美腰细声甜,资深海后一枚

直到那次,她不小心撞进影帝慕时深的怀里……

怼天怼地小狐狸精VS深藏不漏大尾巴狼

极限互撩,糖分爆表,诱你成瘾

小说:诱你成瘾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小冤家

角色:鹿染慕时深

《诱你成瘾》小说是网络作者“小冤家”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红色怪兽在东城的主干道上嘶鸣,一路绿灯,鹿染很快到达了一处私人会所。推门而进时,约见面的人已经等候多时。鹿染摘下墨镜,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热情,“艾姐,好久不见。”艾姐回之一笑,惊艳的目光毫不遮掩的落在鹿染婀娜的身姿上,“大美女,每次见你都能让我眼前一亮。”艾姐由衷的赞叹道,脸上堆满了羡慕……

评论专区

我单箭头了好多年:……才三百收藏!苍天啊大地啊圣母玛利亚啊!为什么啊!难受死了,看作者心灰意冷的样子我简直不能理解,这么萌的梗,就因为没入v吗,作者预收那么多综恐和hp成绩那么好这书还等不等的到更新啊我爆哭。

漫威归来的发明家:“太长不看!非会员永久禁言!”太长不看,傻逼作者一星待遇。

亡灵法师奢求平静的生活:太刺激啦,把这书加上来。第一章把英梨梨捅死第二章做成亡灵第八章灌肠第三十九章英梨梨变成了梨汁

诱你成瘾

《诱你成瘾》在线阅读

第6章 泡帅哥秘诀

红色怪兽在东城的主干道上嘶鸣,一路绿灯,鹿染很快到达了一处私人会所。

推门而进时,约见面的人已经等候多时。

鹿染摘下墨镜,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热情,“艾姐,好久不见。”

艾姐回之一笑,惊艳的目光毫不遮掩的落在鹿染婀娜的身姿上,“大美女,每次见你都能让我眼前一亮。”

艾姐由衷的赞叹道,脸上堆满了羡慕。

她其实一直都挺欣赏鹿染的,有钱有颜有脑,关键是人家还很通透,日子过得别提多潇洒了。

一进来就听到夸奖,鹿染心花怒放,笑着和艾姐打诨了几句,才进入了正题,“我听说你手上有顾奕的狠料?”

艾姐一听是这事,立刻收起笑意,表情略有严肃,“你就算不主动找我,我今晚也会把手里的东西散出去。”

鹿染的父亲,是艾姐老公公司最大的合作商。

而鹿染,平时更是帮不了她不少忙。

于公于私,这时候都应该站出来。

鹿染笑而不语,端起茶杯,轻啜了一口。

茶香在齿间弥散,她的嗓音柔润了几分,“艾姐,凡是交易皆有筹码,可别白白便宜了我。”

一码归一码。

鹿染坚信,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坚守最基本的原则和底线。

艾姐既无奈又感动,“你呀你。”

跟鹿染相识多年,对方做事向来滴水不漏,细致入微。

和她在大众面前营造的浮夸人设根本判若两人。

鹿染笑笑,往杯里添茶,“你把手上的东西给我,这件事我找人来办。”

如此一来,顾奕那边就查不到艾姐头上,顺便还可以给小郑拉点业绩。

一举两得,两全其美。

艾姐一听这话,顿时更感动了。

添完茶,鹿染放下茶壶,说道,“先别急着感动,我刚好有点事要找你打听一下。”

人情往来,本来就是在各取所需中形成的。

但比起那些明码交易,银货两讫的来说,鹿染已经很有人情味了。

艾姐笑着点头,让她尽管开口。

鹿染坦率的问道,“慕时深这个人,你了解多少?”

听到这个名字,艾姐平静的脸色变了变。

思忖了一会,她如实道,“慕时深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自幼跟爷爷长大,而他的爷爷,正是天鼎集团的创始人慕昭德。”

慕时深一直很低调,有关于他身份的消息被压得死死的,大概是慕家或是他本人的授意。

就像顾奕的黑料,只要肯花钱打点,没有人会轻易曝出去。

听完这些,鹿染蹙了蹙眉,惊讶道,“你说他爷爷是慕昭德?”

艾姐点头,她当初知道这件事时跟鹿染的反应一样,但表现的比她还夸张。

鹿染嘴角抽搐,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

巧了不是,慕昭德她认识啊!

早知他是慕时深的爷爷,就不用舍近求远,上什么综艺节目了!

鹿染悠悠叹了一口气,刚想跟艾姐说些什么,鹿向南的电话打了进来。

是综艺节目那边的事情已经敲定了。

鹿向南虽然偏心,但办事效率还是挺快的。

既如此,那就双管齐下吧。

鹿染陪艾姐又坐了一会,快结束的时候给徐姐打了一通电话。

赶在对方开口之前,先发制人,“姐,先别急着骂我,我有好消息告诉你。”

那头真的没发出任何声音,鹿染言简意赅的说道,“我谈下来一档陈导的综艺,今晚签约。”

听到陈导的名字,徐姐呆住了,一时忘了回应。

几秒钟后。

耳边的电流声停止,传来一道无比轻柔的女声,“好,你把地址发我。”

鹿染怔了怔,心想,这还是我认识的徐姐吗?

为此,她看了好几遍手机上的名字,确定自己没有打错电话。

收到通知,徐姐抓紧时间收拾了一番,提前到达了饭店。

不多时,包间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徐姐站了起来,看清来人时笑意盈满了脸庞,“刚想问你到哪,你就来了。”

她笑得过于夸张,鹿染嘴角抽了抽,敷衍几句了事。

鹿染坐下不久,陈导也到了,身后还跟了几个相关的工作人员。

陈导表现的非常热情,菜还没上桌,就先把合约给签了。

饶是见过大世面的徐姐,也不免被这一波操作惊到。

看陈导那态度,不知道的,还以为鹿染才是导演呢。

其中的缘由,莫非跟那个人有关?

徐姐暗暗想着,热情的站了起来,替鹿染挨个敬了酒。

鹿染中午吃撑了,胃不太舒服,不能喝太多。

饭局快结束的时候,鹿染捂着肚子对徐姐说,“我不太不舒服,去解决一下。”

出来的时候,鹿染还抱怨了一下霸占包间厕所的人。

可回去的时候,她就不这么想了。

因为路过隔壁包间的时候,她无意间看到一张帅气的脸。

缘分呐。

鹿染轻轻扣了扣半开着的门,踩着高跟鞋走了进去。

听见敲门声,正对着门口的男人率先看了过来。

看到鹿染的脸后,他表现的十分平静,眸光没有半分起伏。

反倒是坐在他身边的女人,忽然一脸戒备的看向鹿染,仿佛她是个外侵物种。

鹿染径直走向男人,嘴角微扬,“慕先生,好巧哦,你也来这吃饭?”

他端坐在凳子上,今天穿了件黑色衬衫,扣子扣的一丝不苟,与生俱来的贵气迎面袭来。

慕时深还未开口,盯着鹿染看了半天的莫兰忽然惊讶道,“你是鹿染?那个蹭顾奕热度的十八线小明星?”

莫兰一直觉得这个女人有点眼熟,似乎在哪见过。

想了半天,才发现她就是那个不要脸的十八线女艺人。

可她怎么会认识慕时深?

难不成又想要蹭热度?

莫兰旋即皱起了眉头,厌恶的目光**裸的落在鹿染身上。

她的视线过于炙热,鹿染有些不悦的瞪了回去,似笑非笑道,“十八线怎么了,十八线也要谈恋爱啊。”

她这话看似是跟莫兰说的,但用意显然在慕时深身上。

话音落下,鹿染看向了身侧的男人,见缝插针道,“慕先生,我昨晚喝多了,不小心倒在你怀里,真是抱歉啊。”

看得出来,这个女人肯定对慕时深有意思。

既然是情敌,那就各凭本事咯。

慕时深眼皮都没抬一下,极淡的应了声,“没事。”

这态度,明显没有聊下去的意思。

鹿染假装没看见他眼里的冷漠,又笑着问道,“慕先生,昨晚睡得还好吧?”

慕时深不太明白她问这句话的含义,但还是不咸不淡的回了句,“还行。”

鹿染闻言,没来由的叹了一口气,“可我睡的很不好。”

对上男人微微诧异的眸子,鹿染嘴角噙笑,放慢了语调,“被子太轻,压不住想你的心。”

慕时深:“……”

莫兰的脸瞬间黑透。

公然调戏我家阿深,你当我不存在的?

鹿染确实把莫兰当成了空气,眼里只有慕时深,“昨晚我喝多了,说想跟你谈恋爱,现在我清醒了,觉得确实不合适。”

她旁若无人般,冲眼前高冷矜贵的男人抛了一个wink,“谈恋爱太幼稚,我觉得以我们的水平,适合结婚。”

慕时深:“……”

我倒是觉得我的腰子要保不住了。

莫兰看着眼前的一幕,熊熊怒火窜上心头,烧的正旺。

眼看着女人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鹿染却敛了笑意,平静道,“慕先生,我还有事要忙,下次见。”

她把人撩到一半,突然抽身而出,礼貌退场。

莫兰憋着满肚子的怒火无处发泄,人还没走远,她就急不可耐的骂道,“阿深,这个女人好恶心,简直就是狐狸精转世……”

鹿染闻言,脚下的步子一顿,干脆利落的折身。

这一次,连门都没有敲。

看着去而复返的鹿染,莫兰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场面一度尴尬。

鹿染微微敛眸,视线放低,“这位小姐,如果方便的话,你在家里的地窖养点什么吧。”

莫兰:“???”

鹿染轻扯唇角,似笑非笑道,“如果没窖养的话就算了。”

鹿染话落,扬长而去。

等到莫兰理解过来的时候,人已经不知所踪。

慕时深掀起眼皮,眸底有道亮光一闪而过。

……

鹿染回到家已是夜深。

客厅里灯火通明。

小桃等在沙发上,一听见开门声,就兴冲冲的凑了上来,“染染,顾奕上热搜了!”

鹿染换好拖鞋,平静道,“我找人干的。”

小桃顿时一脸惊讶加崇拜,“所以你之前那么淡定,是因为手上早就有了他的把柄?”

鹿染往沙发上走去,边走边想。

也不全然是这样。

第一次见到顾奕,她就觉得这个人一定很花。

当初在一起,也只是心血来潮,想看看男人渣起来是什么样的。

而至于他到底有多少黑料,不是自己可以预测的。

小桃以为她是默认了,又问道,“既然有证据,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呢?”

看到那些子虚乌有,恶意杜撰的文章,她真想顺着网线手撕了对方。

鹿染笑笑,“现在这样也挺好,我之前被冤枉的越惨,现在心疼我的人就越多。”

这道理就跟绝地反弹一样。

只有触到底,反弹的力度才能最大。

鹿染话落,又想起了什么,把包里的合约丢给小桃,“帮我收好。”

小桃一脸茫然的接过合约,翻了几页后忽然眼含热泪,“染染,你终于想通,开始搞事业了?”

正常人都会问合约怎么来的。

可小桃想的却是,我家染染终于要搞事业了!

抛开演技不说,就凭她这张脸,不火真的天理难容!

鹿染:“不,我是为了把慕时深泡到手。”

小桃:“……”

搞来搞去还是为了男人。

可上节目跟慕时深有什么关系?

鹿染解释道,“别说我不教你,泡帅哥的第一步,首先要闯进他的眼里,然后占领他内心,最后才是……”

在小桃满脸期待的眼神下,鹿染打了个哈欠,突然停嘴,“我要睡觉了,交给你一个任务,明天我要睡到自然醒,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