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辙叶轻尘《别给我装死》_《别给我装死》全文阅读

网文大咖“如鱼沉渊”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别给我装死》,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奇幻玄幻,苏辙叶轻尘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魔宗宗主莫长生意外暴毙,仙门正道虎视眈眈,作为他化魔宗的卧底,魔道最后的希望,苏辙表示他其实只想做一个好人

小说:别给我装死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如鱼沉渊

角色:苏辙叶轻尘

看奇幻玄幻分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如鱼沉渊”写的《别给我装死》。精彩片段:炎炎烈日炙烤着大地,滚烫的风摩擦着脸庞,苏辙抿了抿发焦的嘴唇,心里有几分狂躁与不安。与他想象中的不同,这个世界的底层并不是村落与丛林野兽,而是颓靡的都市,应该说是有野兽风格的都市。天空中时而飞过一两只大鸟,隐约看得到背上的人影,亦有泛着金属光泽的铁盒贴着地面穿行,更是有百米高的楼宇林立,或多或少环绕着绿树,底层都是一些商店或是餐馆。而最引得苏辙注意的是一个个颓丧的邋遢男子,他们或单独躺在楼宇间和商店前的阴凉处小憩,或是三两坐在树荫下说话。他们衣着打扮不尽相同,却有着共同的特点,胡子拉碴,头发凌乱,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像是许久未曾洗过,又像是刚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一样……

评论专区

人人都爱马文才:这篇也是我很喜欢的一篇文章,作者文笔很棒,穿越的祝英台,重生的马文成,简直不能比这更有看点了,而且作者这篇把历史和架空结合的非常好,就喜欢这种带点实又带点虚的文风,大爱

墟界中走出的强者:QD封推永远不会让我失望,除了喂屎就是垃圾

我的女友是恶劣大小姐:书评区作者的粉丝我是真的见识到了,不知道是作者马甲还是真的大脑有问题19章急转直下,剧情设定暴走

别给我装死

《别给我装死》在线阅读

第3章 不兴装死

炎炎烈日炙烤着大地,滚烫的风摩擦着脸庞,苏辙抿了抿发焦的嘴唇,心里有几分狂躁与不安。

与他想象中的不同,这个世界的底层并不是村落与丛林野兽,而是颓靡的都市,应该说是有野兽风格的都市。

天空中时而飞过一两只大鸟,隐约看得到背上的人影,亦有泛着金属光泽的铁盒贴着地面穿行,更是有百米高的楼宇林立,或多或少环绕着绿树,底层都是一些商店或是餐馆。

而最引得苏辙注意的是一个个颓丧的邋遢男子,他们或单独躺在楼宇间和商店前的阴凉处小憩,或是三两坐在树荫下说话。

他们衣着打扮不尽相同,却有着共同的特点,胡子拉碴,头发凌乱,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像是许久未曾洗过,又像是刚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一样。

每当苏辙从他们身边路过,小憩的会抬起头来看他几眼,说话的也会停下来打量他,随即又自顾自的抠脚丫或是挠头了。

现在临近中午,气温超过了四十度,他还穿着打拳时的衣服,不仅身无分文,就连这里是哪儿都不知道。

从魔教不管不顾,甚至连基本信息和路费都不提供的行为来看,他们是一群极其不靠谱的人。

苏辙也并未想去做什么劳什子卧底,既然这里是修仙的世界,那么不管他是真失忆还是假穿越,要弄清事情的真相,只有提升自己的实力。

腹中传来咕噜的叫声,苏辙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眼下饥饿是小事,缺水口渴才是急需解决的问题。他自然拉不下脸来去找商店或是路人讨水喝,只好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走着走着,前方变得嘈杂起来,几个穿着白衬衣,披着马甲的人拿着喇叭,站在椅子上吆喝,在他们身边的桌子上甚至还放着几箱矿泉水。

“来三个人去排队买票,一小时五十块。”

“招临时保安,三小时两百块,要有健康证。”

每个吆喝的人身旁都围着一群他在路上见到的那种人,他们像是苍蝇一样,在一个人堆里嗡嗡两声,又转向另一个人群。

这里似乎是一个人才市场,苏辙注意到一个违和的景象,这里到处都有横幅和标语。

“锄禾日当午,实干最靠谱。”

“直面生活的不易,找回担当的勇气。”

这些话语里充满了勉励和劝诫的含义,看起来颇有心灵鸡汤的感觉。

而在标语的附近的墙上,或是在光幕上,则是充满了“工资日结,下班发钱”“做一天,阔以玩三天”等字样。

或许真的只是失忆的缘故,苏辙对这些记忆里没有的事物并不感到奇怪,仿佛他原本就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一样。

看了一圈,苏辙发现这些活计的内容都是比较简单的,他自信自己可以胜任其中任何一项,就往那些日结,看起来比较轻松的人堆里挤。

可是那些活计要么人招满了,要么需要一些证件,没有办法说,苏辙最后只好找了个卸货的日结。

与苏辙一起的,还有十几个青壮年,领头先给他们每人发了一瓶水,才将他们全都塞到一个铁盒子里带走。

他们都默不作声,各自把头转向一边,苏辙也被车厢里的闷热气息弄得头昏脑胀,只好闭目养神,任其颠簸。

“老哥。” 耳边响起一个声音,苏辙睁开眼睛,只见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正看着自己。

“你是在叫我吗?”苏辙问到。

青年盯着苏辙手里喝了一半的水,嗫嚅道:“这水?”

“给你。”苏辙将水递给他,见他有些迟疑,又说:“喝吧,我不渴。”青年这才打开瓶盖,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随即又沉默了。

苏辙刚想说些什么,车子慕然停下,众人的身体都往前晃了晃,然后就听到了领头的声音,“到了啊,都下来吧。”

他也不好再说什么,随众人下了车,来到一个货场,巨大的车厢侧边的挡板已经卸下,数百个一米见方的铁箱子有次序地堆叠,而他们的任务,就是把那些箱子搬下来,再由推车运到仓库。

眼下已经有几个人跑在前头,急着爬上了车厢,占好了位置,在上面的自然是要轻松一些,领头也没说什么,毕竟只要活干完就行。

活很简单,也很吃力,苏辙看到前面的人搬运箱子的吃力神色,心里稍微有些忐忑,虽然他是一个格斗家,也进行过一定的力量训练,但始终是没有做过这样的重活。

他走上前,车上的两个人将一个箱子放到他的肩上,猛地一沉,苏辙只感到一股无可抗拒的巨力把他的肩膀往下压,这箱子,少说也有四五百斤重。

哐当一声,箱子重重地砸在地上,不过却没有破损,地面泛起一阵波纹,竟也丝毫无损,反倒是苏辙,虽然他即使后撤,但还是一个踉跄跌倒在地,肩膀也是硌得生疼,火辣辣的像是擦破了皮。

“怎么回事?”声响惊地了在另一边招呼的领头,他朝这边走了过来,同一时间,其他人也停止了手上的活计,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苏辙只感觉脸上火在烧一样,几十道目光像是刀子一样,他扶地晃晃地站起来,领头只一眼,就看明白了。

“看什么看,都干活去。”领头挥手,众人又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干活,随即他又对看向在一旁有些尴尬的苏辙,一脸不耐烦,“这活能干不?”

苏辙哪里想到他们的货物有四五百斤重,在他的记忆里,能举起四五百斤重的东西,已经是世界级的运动员了,虽然举和扛不太一样,但是运动员也只是举着不动而已。

他只好怯怯地说:“我没想到货物会有那么重。”

领头似乎已经司空见惯,“算了,你走吧。”

离开时,隐约听到领头在身后小声嘀咕,“还不如死了算了。”

暮色将至,苏辙本想回到刚才的地方重新找一份日结,可是又找不到回去的路,路过一个小公园,看到小路旁的长椅,决定先去休息一下。

他感觉有些累了,有些困了。

“喂喂,兄弟。”朦胧中,他恍惚听到一个声音,“快起来,这里可不兴装死啊。”

他睁开眼一看,一个穿着与中午那些年轻人一般无二,虽然也是胡子拉碴,但是脸面干净整洁,脸上还有几分精神活力的中年男子,他背着一个大布袋,晃晃朝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