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仙(陈启白莹莹)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一步登仙全章节免费阅读

玄幻类型《一步登仙》,现已上架,主角是陈启白莹莹,作者“橘子峰”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一步得道鸡犬升天,一步登仙万物皆灭在这场浩大的修仙阴谋中,每个人都是棋子,但却只有最上层的人才能看清这阴谋的真相,苦了下界苦修之人陈启遇机缘才入了修仙,一步一步的登仙之路,最终让他为下界登仙众生求一线天仙…………

小说:一步登仙

类型:玄幻

作者:橘子峰

角色:陈启白莹莹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一步登仙》,作者是“橘子峰”。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北起黄炎城虽然身处大漠之中,却是自北偏东而建。只因西面靠近这伪荒境,绵延数百里皆是黄沙,戈壁,并有荒野猛兽常常伏于沙石之中,所以自西北面也是极少有人烟。当初顾青带雄烈回来时,便是入的西门,而今离开便是东门。从东门出,过三十里的荒漠就可望见大山。此山名为“伏虎山”,只因它从远处望去就像一头蹲伏狩猎的猛虎……

评论专区

外挂傍身的杂草:搞笑,恶趣味。上架前蛮有趣的,上架后就剩下流水账了

穿越者去死:创意和剧情都是抄袭一本晋江耽美小说,忘了叫什么名字,也是在龙空看到的,有空找找吧。基本就是把别人书里的角色换个名字换个性别就拿来用,连职业和异能都一样,真不要脸。

漫威之最强防御:飞卢的书,我以为飞卢不会有什么好书了,不过这本还真有意思啊,超级搞笑,我自认为我自己的笑点已经很高了,但还是看的半夜在被窝里偷笑。虽然没什么吊炸天的能力和炫酷的打斗场面,但还是看的津津有味

一步登仙

《一步登仙》在线阅读

第6章 丹宗弟子

北起黄炎城虽然身处大漠之中,却是自北偏东而建。只因西面靠近这伪荒境,绵延数百里皆是黄沙,戈壁,并有荒野猛兽常常伏于沙石之中,所以自西北面也是极少有人烟。当初顾青带雄烈回来时,便是入的西门,而今离开便是东门。

从东门出,过三十里的荒漠就可望见大山。此山名为“伏虎山”,只因它从远处望去就像一头蹲伏狩猎的猛虎。伏虎山虽然不是分隔紫陌与黄炎的地界,但是就这一山之隔,两面的景象却已迥然不同。

顾青带陈启,雄岚两人,闻鸡便起,御剑而行。待到午中时分已经到了伏虎山下的青瓷镇中。青瓷镇靠山阳而建,因伏虎山一山二景常年有游人闻名而来,再加之坐落在紫陌与黄炎的必经之道上,所以青瓷镇也是两城通用的交易之地。

昨夜晚些,顾青因陈启入正元境之事将其唤来,正元境会将自身正元和外界五行灵气结合,其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有真元之物的出现。

陈启听懂后将一盏五彩灯拿出,灯此刻不亮。两人一番研究后,无果。随后顾青让其回去,顾青思索最终还是定下去紫陌城找他的师傅帮忙,后是一夜无眠。

………………

三人。

进入镇中,景象却是让陈启和雄岚两人瞠目结舌。这青瓷镇可不与黄炎城,地貌,气候,土壤的不同,使得这镇中青山环绕,小桥流水,空气宜人,鸟语花香。三人先找家客栈住下,少许吃了些东西,雄岚便拉上陈启出门了。

顾青也没什么嘱咐,便由他们去了。

两人很快没了踪迹,顾青找了客栈一处空荡地。昨晚一战他伤的不轻,为陈启渡灵更是让他失了半数的修为,如今只能保持在三花中期。

下面他要小心行事了,张扬不得。思索之余,小二端了一壶茶水和吃食上来,小二放下后,忽然看到杯座下压了张纸。

………………

刚上街道,雄岚带着陈启走南闯北的,不一会儿在街头买各样的糖衣吃,不一会儿又转到街尾看出皮影戏,喂完人家的骆驼车队,坐完浮水而上的小舟。终于雄岚也累了,便跟陈启坐在街边的茶棚中。

“走一走,看一看啊,灵丹妙药,十文一副啊”

突如其来的吆喝声突然响起,只见两个**上身的大汉正敲着铜锣,不明所以的路人也多了起来。而雄岚对此却没有兴趣,只是问老板娘多要了一碗茶。

“怎么,不去看下吗?”

陈启问道。雄岚只是喝了口茶,道:“这些都是骗人的。”

白彦的丹宗与紫陌的剑宗齐名,但两宗的修行方式却截然不同。紫陌剑宗主要是以修身养性,顿天悟道为主,讲究的是顺应而至。而丹宗却是不同,他们种植灵芝仙草,让其吸取天地精元,再将其放于炉鼎之中,变成丹药吞食,属于强行提升修为。

前者虽修行难度不大却很吃天赋,没天赋的人往往庸碌一生不得,而后者却无关天赋,用丹药可强行提升却也要承受非人的痛苦。

“如此珍贵的丹药只要十文,陈启哥哥你说可能吗?”雄岚忽然喊陈启这声“哥哥”,陈启顿时脸涨如霞,对于之前丹宗的普及已忘记了大半。

“灵宝功法丹药赋予天,地,人,极四品从低到高。每一品也有上,中,下三级。而我听过的最差的天级就是染香薰,那也要百两黄金呢。”

听到黄金两字,陈启秒懂急忙“嗷嗷”应道。

忽然两人背后传来声响。

“这位小妹妹懂得可真多。”

陈启和雄岚循声望去,见一人。只见此人身形修长,穿着丹青长衫,腰间怀枚丹字玉,手中拿持着一柄纸扇,上面画着大红牡丹。

刚才那俩大汉吆喝时,张怀清也正好在此。本不想多加理会,却多耳听到了雄岚的解释,这才有了兴趣。等张怀情见到两人,却发现陈启和雄岚都是十一二岁的孩子,这陈启不必多看,长相普通,目光有些木讷。

倒是这旁边的小姑娘雄岚,虽然她的穿着普通,却在腰间佩戴一枚鲜白的凤鸾玉,再看一眼她的面相,明眸善睐,青丝垂间,笑如桃花,眉宇间还有几分灵气,怕是还未长成的美人胚子。

一旁的张怀清不觉用舌尖润了润嘴唇。

“张怀清,丹宗外门弟子。”张怀清自报家门,

“雄岚,陈启。”两人抱拳作揖道,三人算认识了便一同坐下。

“这染香薰虽差了点,却也是用四季之露,配上梅,桃,荷,桂四种花瓣研磨而成,再藏于地窖中半年。每当出窖之时,便是方圆一里也能闻见其香。”

张怀清欲言又止,只是低头再看了眼雄岚,问道:“小妹妹可知,这天底下最好的染香薰是怎么做出来的吗。”

雄岚虽然听闻过着染香薰的做法,却从未听人提起过它的最好的做法,也只好摆摆头。

张怀清伸出食指,只是在她的下巴挑逗了下,道:“便是相思红颜的眼泪啊。”此言一出,雄岚顿时素脸乍红,低下头不敢再看他一眼,也只能将张怀清的轻薄之意化成一脸的红霞。

而张怀清却是一脸得意,手不禁攀上雄岚的肩头。

只是坐在一旁的陈启终于忍不住了。

“混蛋,当我是空气呢。”想着碗中的水就要扑到张怀清的脸上,但却被人捷足先登了。

张怀清准备放在雄岚肩上的手突然被人拿住,只感此人力道巨大,提住他的手就往后拽,张怀清力不敌他,却又不忍疼痛,只能顺着他转了个圈,这才看到此人。

只见这男人中年模样,发髻高盘,内插玉钗,穿着灰色长袍。虽然长相普通,却英气逼人,眉间皱起,已然对他做的事情很不高兴。陈启见到此人,顿时站了起来,喊了声。

“七寸道人,你来啦。”

七寸道人,张怀清先是没在意了这个名字,等他再放在嘴边道两遍,顿时脸色大变。

“顾青,不是剑宗葬剑之人吗,据传他常年游历山水之间,怎么会是他。”张怀清心中又念道了三声“不好”。

“小子,你刚才说你是丹宗的弟子,是与不是?”

顾青放开张怀清的手坐下,也示意让他坐。只是这张怀清得知他是顾青后,哪里还敢落座啊。本意是想收了雄岚这个小妮子做炉鼎的,却不想引来了阎王。倒霉,倒霉。

“坐啊。”顾青又大喝道,张怀清也只能颤颤而坐。

顾青将一张纸条甩到张怀清面前,张怀清小心拿起看了眼。

“骨龄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