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嫡女虐渣记(沈昭懿南亦尘)全章节阅读_将门嫡女虐渣记全集免费阅读

主角是沈昭懿南亦尘的古代言情小说《将门嫡女虐渣记》,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宛顷”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重生 1v1 男强女强 甜宠】
上一世她轻信渣男贱女,害的沈家被满门抄斩,她也不得善终本以她就要去赎罪,却不想一睁眼竟是回到十年前的宫宴上,重活一次,她步步为营,一步步摧毁仇人
没想到一纸婚约超出了她的预判
他是传闻中杀人如麻,凶残至极的北萧王,常年出入军营,不近女色
可她嫁过去之后……
欸!不是不近女色吗!不是冰冷至极吗!怎么跟传闻中不一样啊!

小说:将门嫡女虐渣记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宛顷

角色:沈昭懿南亦尘

热门小说《将门嫡女虐渣记》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宛顷”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王……王爷……”雨儿颤抖着轻声叫着前面的人。“都给本王滚出去!”震怒般的吼声响起,众人也看清屋内之人竟是大皇子寰王,前面的人吓得连连向后面退。开玩笑的好嘛,找人归找人,惹怒了这个王爷,他们可都得吃不了兜着走。瘫坐在地上的沈雪云也被这一声吓了一跳,面对着寰王愤怒的眼神,她有些手足无措。身后的沈母见到屋内的场景也是一惊,今日宫宴,而大皇子竟在这里行如此下流之事……

评论专区

武林旧事:武侠中的经典,强烈推荐,在我看来能以之比肩的武侠网文只有泥人的江山等寥寥数部,可是。。。至爱为啥要太监呢,痛不欲生。。。。

日在火影:我看过的最好的火影文之一。至少比自来也的官方同人要好得多了。主角虽然名字叫诚,却是个专情的人。不YY,不种马,一步一步脚踏实地。这年头,想要找一本有上诉表现的书,实在算得上是大海捞针啊。

附身吕布:逃亡中好歹有点味道,种田后越来越往游戏数据文写了,这文那个金大腿系统绝对是大败笔

将门嫡女虐渣记

《将门嫡女虐渣记》在线阅读

第6章 妹妹很失望吧

“王……王爷……”

雨儿颤抖着轻声叫着前面的人。

“都给本王滚出去!”

震怒般的吼声响起,众人也看清屋内之人竟是大皇子寰王,前面的人吓得连连向后面退。开玩笑的好嘛,找人归找人,惹怒了这个王爷,他们可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瘫坐在地上的沈雪云也被这一声吓了一跳,面对着寰王愤怒的眼神,她有些手足无措。

身后的沈母见到屋内的场景也是一惊,今日宫宴,而大皇子竟在这里行如此下流之事。

无心的瞟了一眼床内侧坐着的小丫鬟,神情上,一看就不是自愿的,这大皇子口口声声念着爱慕自己女儿,却又在这里行强抢民女之事,可真是人渣!

“姐……”

注意到这个沈雪云嘴里竟还要念自家女儿的名字,沈母直接上前一脚将人踢翻在地,没有给她再说话的机会。

“没脸的小贱人,还想在这泼脏水呢,给我闭上你的狗嘴!”

沈母很少这么生气,尤其是在外人面前。可看着沈雪云这个小贱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念着她宝贝女儿的名字,她真是忍不了了,直接上脚让让那小贱蹄子闭嘴!

“什么话都往外说,你那眼睛要是看不见,就抠下来安在灯笼上,至少还能发挥点用处,没良心的死崽子,再敢乱说,我撕烂你的嘴!”

站在树上的沈昭懿看着屋内的闹剧,她的母亲可真是威武的不得了,直接把那沈雪云制的服服帖帖。可慢慢的她又不由得红了眼眶,她的母亲前世也是总这么维护她,但自己是那么不争气,给她丢了人,还让沈家蒙了羞。

可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接下来的仗,她要亲自上场了。

沈昭懿双手拍了拍脸,“今日多谢公子搭救,现下我该现身了。”

说完,没等那人反应就纵身一跃顺着树干滑到了地上。

还好那群人只顾着看热闹,她这边的草丛趁着夜色足够隐蔽,并没有人发现她,她勾了勾唇,面带笑容的走向了前面。

“这怎么围了这么多人?”

沈昭懿拨开了人群,来到了沈母的身边。

“娘?你怎么在这?”她转头看了看床铺上的二人,紧紧的抿着自己的嘴唇。

皎洁的月光下,沈昭懿的眼神犹如一只受惊的小白兔,湿漉漉的眼神中透露着茫然无措的惊恐。

沈昭懿向前走了几步,侧过身与沈雪云靠近了些。

“妹妹很失望吧。”

她用着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着,看向她的眼神中带有一丝杀气。

沈雪云本还坐在地上愣神,刚刚的场景和沈母的一脚让她有些空洞,她能感觉到众人灼灼地目光尽数落在她身上,所以她一直没有抬头。

这下寻着声音的方向,她看到了本就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沈昭懿,她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沈母一个眼刀吓得禁了声。

“一一,我的好女儿,你刚刚去哪了,让母亲好找哦~”

“刚刚大家都在找你,沈雪云说与你走失了。”周围的人也跟着附和。

“对对!姐姐刚刚我与你在这走散的,我听见屋内有女子的声音,以为……以为是你……”沈雪云找到了机会,赶紧撑着地坐了起来,磕磕巴巴的说了话。

沈昭懿听的真的是想笑,刚屋内的声音,但凡有心人听到都能明白是何情况,她却还不依不饶的带着众人闯进来,现下说这话,真是生怕别人不明白她的那点小心思吗?!

这挺聪明一人怎么今日说话这么漏风呢,难道刚刚母亲那一脚把她脑干踢漏了?

“嗯……我只是去上了茅厕,跟妹妹说了啊,是不是妹妹没有听清楚?”

“是小路上月黑风高,阻挡了视线,让你有些听不清了?”

“我……我……可能是我搞错了……”沈雪云双手绞着衣裙,还月黑风高,阻挡视线,听不清楚,这哪有搭边的,分明就是在羞辱她!

“哦,那姐姐就带着众人,找到了这间屋子?”

沈昭懿的眼神看向了南怀文,“还撞破了寰王的好事?”

“没…没有…我不是!”

南怀文的脸简直比木炭还要黑,看着地上沈雪云那快要哭了的样子,沈昭懿也明显将她往沟里引,只是他从前怎么没觉得沈昭懿这么聪明呢。

沈昭懿的质问声如同巨石般一一砸在了她的身上,更像是在引导众人,像是她要诬陷谁一样。虽然事实如此,但她怎么能承认,她祈求的的目光转向了南怀文的方向。

“够了!都给我出去!”

沈昭懿看着南怀文那快要气死了的样子就想笑,这两人狼狈为奸,想出夺人清白这么下三滥的手段,真是活该!无非就是笃定了她心里爱惨了他!

可这次他算错了!重生回来的沈昭懿早已看清这人的真面目,自然有的是法子对付他们!

而南怀文看着沈昭懿眼中那明显冰冷又陌生的目光,心下难免生出疑惑,昨天的沈昭懿还被他搂在怀中,说着一定会嫁给他的话,眼中充满的都是欢喜和爱慕。

而今天从她进门开始,那目光更像是审视着他,没有一丝往日的温暖。

感受到寰王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沈昭懿不悦的抬眉盯了回去,“寰王殿下,今日是小妹的不是,多有打扰,臣女这就带人离开。”

说着,不屑的看了地上的沈雪云一眼,挽着自家母亲的胳膊,一步步出了屋子。

这个曾经让她跌入深渊的屋子她是一刻也不愿待了。不过看着南怀文那有些愤怒和挫败的脸庞,她就觉得十分解气。

而沈雪云,经过她那一番话,前来一同寻找的官员们再傻也能知道个五五六六了,这沈家的表妹竟想泼脏水给自己的姐姐,接下来她京城才女的人设,还能维持的住么,她真是好期待呢!

上一世那两人用计让她沦为京城笑柄,这一次虽没有太大的影响力,但也够京城众人说一阵了,估计这个脸皮一尺多厚的沈雪云又要在房中头痛好一阵了呢。

想着想着她就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薄唇微微向上勾起。

“怎么了一一?”沈母看她莫名其妙的笑了一声,抬眼瞅向她。

“没什么……就是刚刚回来的路上看到一只很有意思的鸟……”

沈昭懿一边讲着自己瞎编的故事,到了那棵树边还不忘抬头望了望那人,见到那公子也正看着她,沈昭懿眼中的笑意更甚,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冲那人告别。

一路上众人浩浩荡荡的举着灯和火把走向了主殿,而来时站在最前面的沈雪云这时却低着头慢吞吞的跟在后面,前面的人也都心有灵犀的没有再与她说话,毕竟……看破不说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