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编外皇子(赵元杨凌霄十里木犀林)最新章节阅读_(大宋编外皇子)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大宋编外皇子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十里木犀林

角色:赵元杨凌霄十里木犀林

简介:简介
赵元穿越成宋徽宗的编外皇子
“靖康之难”二帝北狩,赵元得诏书即位
赵构逃出金营即皇帝位和赵元争夺天下,赵元战胜赵构是为宋代宗,国号新宋
新宋励精图治,拓疆扩土,迎来辉煌盛世……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大宋编外皇子

《大宋编外皇子》免费试读

第005章:手艺

赵元一气呵成地将黑母猪的排卵管切断然后用针线结扎起来,再用针线将腹部拉开的伤口缝合好,给上面撒了些许刀枪药,手术顺利完成。

赵元放开大黑猪,大黑猪蹦跳几下打算卧下去,赵元驱赶着它不让卧让走动。

刚劁了的猪羊如果卧下会阻止血液循环,只有走动一阵让血液流动起来才能安然无事。

大黑猪走动一阵后,赵元见无有大碍,这才推开猪圈门走出来。

赵元这次没有从铁栅门上面窜出去,而是慢条斯理地推开门走出来,俨然一个斩获而归的将军。

赵元走出猪圈后径直来到魏阿猫跟前,魏阿猫嘴里吃吃呐呐:“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赵元伸出一只手到魏阿猫眼前,说了声:“留下5贯钱走人!否则就将你绑在地坑院点天灯!”

赵元振振有词地说着,冷哼道:“不要以为浮客佃户好欺负,兔子急了也咬人!”

魏阿猫见赵元手脚麻利地劁了大黑猪,知道自己看走眼了,心中便就打起“嗵嗵鼓”。

老小儿鸭子死了嘴却硬,不依不饶道:“赵元你一定是鬼魂附身,16岁的娃娃哪来这么大的本事?一头老虎似的大黑猪在你的手下竟然服服帖帖被劁了个干净,老夫不信!”

“不信可以去猪圈窑洞检验啊!”赵元冷哼一声道:“不过检验一次要加十贯钱!”

魏阿猫眼仁珠子在眼眶中骨碌碌转动着,尴尬地地笑了两声道:“我相信你把大黑猪劁了!狗娃侄子你看这样好不好!”

赵元盯看着他没有吭声,魏阿猫伸长脖子咽下一口唾沫道:“老夫伤了的手不需要去魏府请王先生了,我前面说的两贯钱就当开了个玩笑,我们两项相抵消如何!”

“说得比唱得好!”赵元不依不饶道:“放出的屁能收回去?”

顿了一下扬扬手臂道:“你前面说要给小可当孙子这个免啦!但5贯钱得拿出来,拿不出5贯2贯也成!”

赵元说着,一把拽了魏阿猫给地坑院中间一根木桩跟前拉拽,道:“不拿两贯钱小爷今日真要将你点了天灯!”

魏阿猫把脚跐在地上嘴里呼喊:“小狗头你要干甚?老子姓魏,青羊村魏员外是我本家,你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啊!”

“小可僧面佛面都不看,快说两贯钱给不给!”赵元无可辩驳地说着,语气坚定道:“不给两贯钱就将你捆绑这里点天灯!”

赵元说着话,已将魏阿猫捆绑在木桩上,抱来一抱硬柴放在他的脚前面不依不饶道:“看见没有,一会儿点着硬柴烧毁你的骷髅身子就叫点天灯!”

“臭小子你要干甚!我身上哪有两贯钱?”魏阿猫见赵元要来真的,口气软了许多说:“两贯钱我给,可你得让老夫回家去拿啊!”

赵世牛和赵柳氏见事态发展到这等地步,撕不开面情地走到赵元跟前劝阻。

“狗娃,放开你魏叔吧!”赵世牛忙不迭地说:“我们尽管贫穷可不拿昧心钱,两贯钱算啦!毕竟缘起抬杠……”

“那不行!”赵元打断赵世牛的话,器宇轩昂道:“倒找5贯钱是他说的,5贯钱我降至两贯已经够仁慈两人,他不给两贯钱就让他长长浮客佃户的手段!”

“好好好!”魏阿猫认输领罚地说:“你放开老夫,老夫这里就回家去拿两贯钱来,倘若反悔死无葬身之地!”

魏阿猫说完这话见赵元无动于衷,转向赵世牛道:“世牛老弟你也懵懂了吗?你儿子不懂事你的脑袋也叫驴踢?还不放开老夫……”

魏阿猫颐指气使地呵斥赵世牛,赵元将劁猪刀在他眼前晃了晃道:“怎么对我爹爹说话哪?要不小可割下你两只耳朵你再立誓!”

赵元一把揪住魏阿猫一只耳朵,魏阿猫鬼哭狼嚎:“小祖宗你放了我吧,老夫马上回家拿两贯钱来给你……”

魏阿猫逃出赵元家的地坑院,慌不择道地向青羊村北庄赶去。

青羊村这个4000多口的大村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小庄,西庄和南庄住的是浮客佃户。

东庄住拥有土地的三等户二等户,北庄则是魏威的府宅。

魏威的青羊北庄有四个府宅,全用山庄命名:

一是德云山庄。

二是宝月山庄。

三是林溪山庄。

四是龙啸山庄。

德云、宝月、林溪三座山庄是魏威家眷和佣人的府邸,龙啸山庄则是军营。

龙啸军营驻扎着一个营的厢兵500人,设指挥使1人,副指挥使1人,虞侯1人。

500厢兵分成5个都,每都100人设都头1人,副都头1人。

1都分2个大队,一个大队5个中队,一个中队3个小队,一个小队3个兵士。

设押官、队头、副队头、左右傔旗。

营指挥使是魏威本人,副指挥蒋天龙是魏威的外甥,虞侯田七来是魏威的姑表兄弟。

魏威仰仗亲爹蔡京的权势在少华山下威震一方,州、府、县,哪个敢动他一手指头,就是活腻歪了。

蔡京于宋神宗熙宁三年(1070年)登进士第,出使辽国回来被任命为中书舍人。

中书舍人是给皇帝起草诏命的官吏,后来又改为龙图阁待制、知开封府,可见蔡京的官运何等亨通。

蔡京知开封府期间,魏威的娘魏娟是他的内室丫鬟,蔡京宠幸了魏娟。

魏娟很快有了身孕,蔡京害怕敌手在皇帝跟前参奏阻碍了他的腾升,在少华山下买了一幢宅院,配了几个仆人让魏娟在此居住。

魏娟生下儿子后,蔡京暗中支助给其捐了一个通判的官,魏威便成少华山一霸。

魏阿猫赶到青羊村北庄,径直来到宝月山庄。

宝月山庄是魏威的府邸,魏威正和几个小妾在望江湖边扑逮蝴蝶耍子,见门子来报,说魏阿猫求见。

魏阿猫是魏威的远门族叔,他的儿子魏射是魏威的保镖。

魏阿猫每月都要不定时地送些猪肉到魏府給魏威加大营养。

魏威说了说:“魏叔定是送肉来咧!让他直接送到后厨!”

“启禀主人!”门子点头哈腰道:“魏阿猫这次不是送肉,说他被赵世牛的儿子欺负啦!来找主人給他做主!”

“魏叔被赵世牛的儿子欺负?”魏威不屑一顾地问了声。

魏威17岁乳臭未干,一张欠揍的脸上堆满横肉,两只眼睛仿佛猪屁股上嫠了两刀子上下翻飞。

年纪不大的魏员外妻妾有十个,还不算临时上手的丫鬟。

魏威身边有四大保镖:张寒、王光、李四、魏射,连起来叫“寒光四射”。

寒光四射个个心毒手辣,不少浮客佃农由于交不起地租被他们残害致死。

魏威呼喊一声“魏射”,一个威猛汉子立即跑了过来。

威猛汉子就是魏射,他比魏威年龄大,双手抱拳唯唯诺诺道:“主人您喊小人!”

魏威瞥了魏射一眼,不屑一顾道:“你爹去赵世牛家劁猪被赵元欺负了,马上带人过去逮人!”

魏威要将芝麻粒大的小事情无限扩大,杀鸡儆猴。

魏射应答一声,立即召唤来四十多个亲兵打手。

魏威瞥了一眼,不屑一顾道:“四十几个少了,带一百多人才能显出威势!”

魏射又召唤来60多个凑够120人,魏威没有再说什么,和魏射一道来到大门口。

魏阿猫手中拎一串子猪肉站在那里等候,看见魏威过来,急不可待地走过去跪在地上叩了三个头嘴里直喊:“魏大人,老朽被浮客佃户赵世牛的儿子赵元欺负了,那小子勒索老朽两贯钱,主人你要给小人做主!”

魏阿猫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本领不是一般,一出口便将自己的无能掩饰,诬陷赵元勒索他两贯钱。

魏阿猫也是个颠倒人伦的高手,按照魏门家族的辈份,魏威应该喊他族叔,但魏阿猫口口声声自己是小人,还寡廉鲜耻地跪地给晚辈叩头。

魏射见爹爹这个样子,心中便像打翻五味瓶,问他爹好端端劁猪,赵元咋就勒索你两贯钱?

魏阿猫不说根由,只说赵元那小子不是好货,定与少华山贼寇史斌有瓜葛,不将其歼灭将会酿成大祸。

魏威最恨少华山山贼史斌,自己率领神威军配合朝廷禁军对史斌的忠义军多次围剿,但总是找不到史斌的藏身之地。

史斌避过官兵锋芒寻找战机,好几次几乎全歼魏威率领的神威军。

童阿猫是长辈拎着猪肉给自己叩头,又带来赵元是少华山贼寇的消息。

魏威慌忙上前将他扶起来道:“魏叔是长辈岂能给晚辈大礼!”

魏阿猫站起身子嘿嘿笑道:“魏员外是朝廷命官,小人一介草民岂有不恭之礼!”

魏阿猫恭维魏威,但魏威真是朝廷通判官,只不过是花钱捐的有名无实罢了。

魏威见童阿猫奉承,心中便很高兴,讪讪而笑道:“魏叔来府上少不了送肉,晚生真有点不好意思!”

“哪里哪里!老朽侍候通判大人天经地义!”魏阿猫说着,将手中五斤猪肉交给身后的奴仆。

魏阿猫手从赵元家中出来后越想越上气,便从开肉铺子的郑老八跟前赊了五斤猪肉拎上来找魏威给自己雪耻。

魏威听完魏阿猫编造的说词,联想到魏射是自己的保镖,便就喝喊一声:“浮客佃户造反,魏射带上兄弟们火速赶去南庄赵世牛家……”